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堂棣萱--易经策划

命不可设,可推,可诠,可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紫微斗数杂耀  

2015-03-22 00:29:53|  分类: 紫薇星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台辅
台辅在斗数中,属于杂曜。它有时亦列为辅星,即当与左辅同宮之时,可增强左辅的力量。
若与右弼同宮,有左辅对拱,则台辅的力量便亦不可忽视。
但在其他星系组合情况下,台辅並不视为辅星,它的力量不表现为辅佐,只可视为地位的增高。故古人认为台辅主贵。
以主贵的性质而言,台辅亦喜见天魁、天钺、文昌、文曲,以及化科,则力量彼此加强。然而台辅究竟普非正曜,它的主贵,只有锦上添花的性质,因而必须跟主贵的正曜会合,然后才能表现它的特性,故台辅喜与紫微、太阳、天梁等正曜同度。
若与主富的正曜同度,如太阴、天府、武曲,则主因富而致有社会地位。

封诰
与台辅成为对星的,是封诰,亦属杂曜。当与左辅或右弼同度之时,亦可称为辅曜。古代术家最喜台辅配左辅,封诰配右弼。故此四曜最整齐的结构,为左辅与台辅同度于卯宮;右弼与封诰同宮,分居酉、巳,在三方相会。这些分布被认为是辅佐力相当强的结构。
若无左辅、右弼配合,则台辅与封诰必须成对星形式影响一个宮位,然后始主可增加其地位。故此宮位最喜恰为命宮,若为福德宮亦佳,因为最少可虽示其人的思想及精神享受不卑下。
台辅封诰不喜躔桃花诸曜,因为有时仅主增加桃花的力量,此又不以贵论矣。

恩光
恩光在斗数中属于杂曜,与它配合的星为天贵。然而恩光却有它的性质,古人称为主受殊荣。亦即于典章以外的荣誉。
古代科举,三年一会试、三年一乡试,属于正典,可是正典之外又有特别举行的考试,称为恩科,故清代术家即喜见恩光遇文昌、天魁,天贵会文曲、天钺,认为主恩科得利,此推断且列为秘诀,实际上此亦係由殊荣的意义推衍而来。
恩光主贵不主富,所以便亦喜与昌曲、魁钺同度或会合。然而必须正曜星系配合,然后始产生作用。
可是当天魁与恩光同度,会天钺,又见禄存、化禄,正曜又为吉化的财星,则主因地位而获钱财,或主其财由贵人提拔而得。

天贵
天贵与恩光虽属对星,但却不必成对出现然后始发挥作用——当成对同会时,却往往仅主社会地位的提高。
若天贵单独出现,则喜躔文昌,其次则为文曲,再其次为魁钺。这情形出现在命宮或身宮,均可增加人的聪明与文秀之气。若出现于妻宮,则主因妻得贵。
天贵亦有一特殊的性质,即喜太阴而不喜落陷的太阳;恩光相反,喜太阳而不喜落陷的太阴。但当阴阳昌曲同度或相会之时,恰値天贵及恩光同会,则主富贵而且稳定。更得魁钺会合,便成奇局,主白手取功名富贵。
天贵与恩光均不喜躔桃花诸曜,天贵尤甚,否则仅主在花街柳巷中有声名,受异性青睐。尤不喜与天姚同度,主浮夸虚伪。

天空
天空属于杂曜,跟属于煞曜的地空比较,虽同有空的性质,但却来得柔和。
例如当天空坐命宮时,一般主人有度量,这种空的性质,便为地空所无。再说得具体一点,地空之空,可能为目空一切,但天空之空,却颇有虚怀若谷的气量。
可是当天空与其他空曜(如地空、旬空、截空)同度之时,天空却可以加强其他空曜的性质,这时又不能以气量宽宏视之矣。
天空的弊病,最主要是令人偏向于幻想,所作所为不肯踏实。因此当与浮动的星系配合时,如天机巨门、天同天梁,更见浮动的辅佐煞曜,如火星、天马之类,则便增强其不切实际的本质。只有当与昌曲、华盖同躔之时,幻想始能转化为哲思。

截空
截空的全名为截路空亡。一星占二宮位,分正傍二曜。凡出生为阳干的人,以居于阳宮(子、寅、辰、午、申、戌六宮)的截空为正空,力量最重,居阴垣(丑、卯、巳、未、酉、亥六宮)者为傍空,力量甚微。阴干年出生者反之。
截空的本质,不但主空虚、幻想,却同时带来突然的干扰与障碍,此即所谓截路,盖有如人行路上,忽然受到拦截。
所以禄马交驰的格局,最不喜与截空同躔,否则其财禄的性质大打折扣。
诸空曜皆具幻想的本质,有时可转化为哲思,唯截空的转化,却往往可变为钻牛角尖。
例如天梁会天同化忌,有截空同度,其思想亦往往陷于主观而不能自拔。

旬空
旬空属于杂曜,全名为旬中空亡,它跟截空相同,亦占两宮位,並亦分正空与傍空,仍以正空为主,傍空的力量很微。
旬空跟截空不同的地方,是没有截路的本质,即不会突如其来发生障碍,可是它却会使一件本来积极进行的事,忽然自行耽搁。障碍是由他人带来,耽搁却属于自发,因此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。
与天空比较,虽幻想的性质一致,但当转化为哲思时,旬空却有一念忽生,但却不能把握着这一念头来继续思考,故比较起来,天空的哲思便更具逻辑,甚至可以发展成为思想体系,而旬空则不能。
凡财星多不喜同躔空曜,截空更较旬空为差,因为截空带来的失望比较持久,而旬空则主自行耽误而已。

天官
中州派以天官、天福、天寿、天才为杂曜中的四善曜。天官主爵禄,故此四善曜实主富禄寿以及才华。
天官主贵,因此喜与太阳、天梁、紫微同躔,尤其是当此三颗正曜化科之时,天官发挥的力量最大。倘如在命宮、身宮,其力量直接可与魁钺跟不化科的正曜同躔时的情形相比。
天官与主富的正曜同躔,则主先有财禄后有声名。在古代,太阴或武曲吉化,与天官同躔,主捐班出身。此意可以体会,譬如在现代,富豪亦可晋身政坛任清议之职,大致上即可同论。
天官若躔昌曲,尤其是文昌化科,即主其人有声名于世,或所服务的机构有声誉。
太阳天梁见化科与天官,更主因名而得利。倘为阳梁昌禄,此意尤显。

天福
天福主福,故最宜坐守福德宮,可令人精神享受以及物质生活皆佳美。人的好命,並不在财帛多寡,有些星盘显示,其人财帛丰裕,但精神及物质生活皆不美,便称之为福屋贫人,这种命局,恰与天福守福德宮时成反比。
天福最喜与天同同度,唯天同化忌,则仅能藉天福加以补救。当天同化禄时,天福自能增加其享受,而且一生无惊无险,是为美格。若与贪狼化禄同度,则偏重于物质生活;与廉贞化禄同度,则偏重感情生活,皆属美格。
天福亦喜与天寿同躔,守命身宮、福德宮、疾厄宮皆佳。守命身主人物质福裕精神愉快;守福德主人一生无是非横逆;守疾厄主人少病,且必得善终。唯天福本身並不主贵。

天寿
天寿喜躔辰戌丑未四个宮位,此四宮若为命宮或疾厄宮,均主人长寿,而且一生无灾病,且能大病化小,重症亦转危为安。
唯天梁与天寿同躔,则一生必至少九死一生的灾病,只可得及时解救耳。
凡天寿躔六亲宮位,主年龄有不相称的差距。如躔夫妻宮,一般丈夫年龄大妻子六七年以上。可相反,妻年龄反比夫年大两三岁。躔兄弟宮,主兄弟年龄差距大,亦主得年龄有差距之友人助力。可详正曜星系灵活推断。如天梁同度,差距更大;天同同度,差距缩小。
天寿在辰戌丑未以外的八个宮垣,仅力量较次,亦有同样性质。唯躔卯宮之时,力量最薄弱。

天才
四善曜皆有特别喜欢躔的正曜,如天官喜太阳,天福喜天同,天寿喜天梁,而天才则喜天机。
当天机与天才同躔之时,主其聪明才智皆高人一等。且多学多成,恰可改善天机的缺点。天才亦喜文昌、文曲;龙池、凤阁。则能增加人的才能,且主有专门技能。
当命身同宮之时,天才与天寿亦同宮,此时正曜却必须带稳重的性质,然后始主吉利。若正曜浮荡,则天寿大为减色,而天才一曜,却可能流为聪明而轻薄,虽为才子型人物,但福泽却不深。
天才不主福,故喜与天福同度,则能聪明福泽皆备矣。
唯于辰戌二宮天才落陷,则未免减色。

天哭
天哭与天虚是斗数杂曜中的对星。这两颗星曜,可以在子午、卯酉二宮对拱,这时候力量便互相增强,发生负面作用——在六亲宮度,一般主伤心流泪;在财帛、田宅宮,一般主损失;在福德宮,一般主陷于悲观。
天哭天虚亦能相夹,所夹的亦为子、午二垣。是否发生影响,须视什么星曜被夹而定。正曜中的天相、化忌的廉贞、天同、巨门、武曲、落陷的太阴、太阳皆不喜欢被夹。其余的星曜组合,被夹时影响不大。
天哭不喜入六亲的宮度,只能产生雪中送炭的作用。亦即宮度中的星曜原来不吉,然后天哭才发生作用。
命身宮见天哭,须注意六亲宮位的吉凶。

天虚
天虚与天哭固属杂曜中的对星,可是天虚与大耗亦同时属对星,称为虚耗。唯虚耗二曜永不同宮,亦不相夹、对拱,甚至亦永不居三合宮位,只有相隣的关系(?),所以在推断虚耗这对对星时,与看其他对星不同,所须留意者为相隣二宮垣的性质。
例如虚耗一落父母宮,一落命宮,则通常主不守父业;一落命宮、一落兄弟宮,通常主兄弟剥削;一落财帛宮、一落疾厄宮,通常主因病破财。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看宮垣中星曜组合的本质而定,虚耗的性质只是加强其不利。(这一段点出见星寻隅,通盘观察的方法)
天虚不喜入财帛宮、田宅宮、事业宮,与煞忌同躔时,主消散。若在命宮,吉则主大度;凶则主悲观。

阴煞
一般书刊论阴煞,多指之为犯小人,因而显得,对这颗杂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。其实阴煞带来的灾害,往往过之。
阴煞只坐寅午戌、申子辰六宮。在午宮入庙,在申子辰宮落陷,所以见到这颗星曜,多数不能藉入庙来减轻它的危害性。
它的危害性,必须与煞曜同躔时始出现,主要在于增加煞曜所具的阴暗面。例如擎羊主竞争,与阴煞同度则变为暗中的打击;陀罗主阻碍,与阴煞同度则变为暗中的拖延。是故当阴煞与铃星同度时,暗面的损害很大。
阴煞虽然本身不主疾病,但当阴煞与一些星曜同度之时,却可以带来危症,甚至绝症。据统计,一些癌症病人的疾厄宮即往往躔度阴煞,虽然见阴煞並非一定生癌症。

台座
台座即三台、八座,在斗数中为一对杂曜。它们有一个特点,必须同度或会合然后始产生力量,若单独一颗,则简直可以视为不存在。甚至两星会合,力量亦不见得很大,必须与其他的对星配合,然后始能发挥其特性,这些对星即恩光、天贵;龙池、凤阁;台辅、封诰等诸杂曜,以及文昌、文曲;天魁、天钺等辅佐吉曜。
三台八座的力量,是增加人的地位,或使财产、事业变得有名声或安定。所以它们最适合作为主星的仪仗(古人称为銮兴),所谓主星,即紫微、天府、日星人的太阳、夜生人的太阴。
与主富主贵的杂曜对星比较,台座的性质较为平庸。但在流年配合太岁,却主一时的声势。

龙池
在斗数中,龙池、凤阁亦属对星,但它们在共通性质之中,却仍有各自的特点。
龙池、凤阁都主才艺,但龙池则较偏向手艺这方面。在古代,仅主手艺而言。所以武曲躔龙池,古人乃视为巧匠的命宮星曜结构。
也许可以这样理解,龙池的性质偏近于武,而凤阁则偏近于文。
龙池凤阁二星,可以在丑、未宮同度,这时候,便有文武兼资的性质。即使因为正曜星系性质的影响,流为巧匠,亦必具有文艺色彩,如装裱、雕刻之类,不纯为工匠之艺。二星在辰戌宮对拱,大致上亦有同样特性。
七杀躔龙池于疾厄宮,主阴虚耳聋,此则为龙池独具的征验。

凤阁
凤阁主才,龙池主艺,所以凤阁喜与天才、昌曲同度,亦喜见化科。这时,凤阁不必与龙池同拱,亦可发生力量,主人聪明。
龙池凤阁可以夹丑、未二宮,所夹的宮垣如为命宮,亦主人聪明,易学习才艺,如为事业宮,则主有专业才能;如为财帛宮,亦主憑专业生财;如为田宅宮,主住宅美观。
龙池左辅、与凤阁右弼;或龙池文昌、与凤阁文曲,皆是互相加强力量的星曜组合,所以最宜同宮、对拱或相夹。大致上可以加强聪明才智,同时亦为主贵的组合,可增加社会地位。即使所从事者有相当的知名度。同时亦利于典试。
七杀、破军与凤阁同度于疾厄宮,主眼目有疾。

天刑
天刑主刑,所以不喜入六亲的宮位。当有煞忌同会之时,往往主刑克,不一定是死亡,有时仅主灾病或动手术。
擎羊化气为刑,因此当与天刑同度之时,则彼此加强,有时亦主是非口舌词讼。
天刑与天巫同度,见煞忌,则常因遗产的争夺而兴讼。
但天刑亦未必一定带来不利。若无煞忌影响,则天刑仅主激发或自律。
例如太阳太梁与天刑同度,常主其人宜从事法律,或经激发而获声誉、商誉。
又如廉贞、贪狼与天刑同度,则可因自律而减少桃花的性质。
天刑不喜与大耗同拱,否则即名刑耗,主破败、损耗、倾破。

天姚
天姚在斗数中,为桃花诸曜之一。而且其桃花往往带有偶然相遇,便发生感情的征兆,所以古人谓为招手成亲。
凡天姚在夫妻宮,其结合,必多少带点不期而遇的性质。若与昌曲同拱之时,则更加强天姚的力量。唯若见辅弼,天姚又化为媒星,性质完全不同。
天姚与辅佐吉曜及吉化同度,在命宮、事业宮、财帛宮,均有异性生财的性质。宜从事与异性多接触的行业。在某种程度下,天姚亦可视为财星。
唯异性生财亦可转化为异性破财,所以天姚不喜躔文曲化忌,常为桃花劫的表征。
天姚亦不喜见阴煞,常主权术阴谋,倘同时见煞忌。则不宜惹草拈花。

解神
解神有二,依生年安者为年解,依生月安者为月解。月解的力量较年解为重。凡年解,必须被流年的年解冲起,然后始主发生作用。
一般说法,解神为消灾解难的星曜,可化解恶煞的力量。但解神其实仅在流月推算上才有较大的作用。在流年,必须叠年解然后始主是年吉详,主消解纠纷是非烦恼。
解神与天寿同宮,守命宮或疾厄宮,主人终身无重病危症。这比天寿与天梁同躔还要好,因为天梁始终会带来疾病。
然而解神虽可化凶,却往往亦能将吉事消解,尤其不利婚姻。命宮或夫妻宮见解神,尤其是叠年解,往往为离婚、分居的年份。故当年解与天姚同度时,情况非常复杂。

天巫
天巫为贵曜,主贵而不主富,所以喜与天魁、天钺同度,亦喜流魁流钺同度。在这种情形下,主升迁。至少亦主权力增大。
但天巫主贵的性质,却与科文诸曜不同,它並不对典试有利,亦不对竞争有利。故喜与科文诸曜同度,然后始主可依正途发展,或有利于于学术研究。例如阳梁昌禄的格局,即喜在财帛宮见天巫,主因学术地位而得社会地位,並因此进财。
天巫亦喜与天梁同度,可以发挥天梁的荫庇力量,在田宅宮、父母宮,均主得荫庇,可有成事业。
因以天巫亦为表征遗产的星曜,喜见禄存或化禄,宜在命宮或父母宮、财帛宮。若天巫躔疾厄,则为疾病方面的遗传。

红鸾
红鸾与天喜在斗数中为重要的杂曜,且属对星。它们且必在星盘中对拱。若一在命宮,另一必在迁移宮。因此力量能互相加强。
本来红鸾主婚姻,天喜主生育,二者亦关系密切。所以变成天喜亦可用来看婚姻,红鸾亦右以用来看生育。
红鸾宜得文昌文曲同会,再见流昌流曲会合,往往即为婚姻之年。只是现代人的婚姻与古代不同,所以权可视为感情发展的成熟阶段。且有时由于制度的影响(如候期注册),常可引起克应期的偏差。
红鸾为正常的桃花。仅当与其他桃花星曜会合时,性质才会改变。在人的晚年,红鸾却可由桃花转为疾病的征兆。

天喜
天喜本为生育的星曜,所以最喜入子女宮或田宅宮,倘再见吉星详曜,则主生育子女。但斗数推子女,往往以怀孕之期为准,因几个月的时间偏差——年头怀孕,则当年便生育;若年中以后才怀孕,子女当然在次年出生。
由于天喜与红鸾永远相对,因此亦可用来推断婚姻。若落陷,则婚期常应在次年。
红鸾天喜亦主财,但必须与吉星详曜会合,尤喜与化禄、禄存同会,然后始主进财。若与煞忌刑耗同会,由为桃花破财。
在一般情形下,红鸾天喜主因婚姻或生育而花钱。若流年田宅宮有天喜躔度,见虚耗而不见辅佐诸曜,则主是年家中有人寄居,不作增添人口论。

咸池
咸池为性质不良的桃花,永远居于子、午、卯、酉四宮,这四个宮垣,亦为桃花之地。若与天姚或沐浴同度,则桃花的性质非常之重。古代谓为无媒苟合。
于子午二宮,咸池与大耗每易同度,这时候,大耗往往可加强咸池的桃花性质,並且主发生耗损。
咸池不喜见文昌文曲,因为昌曲易转化为桃花,加强咸池的力量。若文昌化忌、文曲化忌,则更主纠缠不清的感情分扰。假如再见财帛破耗的征兆,有时可视之为感情的陷阱。
贪狼与廉贞与咸池同度,则桃花的性质彼此加强。当此二曜化忌之时,亦主感情上的困扰。唯咸池天喜同度,廉贞化忌于夫妻宮,或女命的命宮,则只主生育或怀孕。

大耗
大耗有二,一据生年年支而起,一据流年起,二者的性质略有不同。
生年大耗带有桃花的性质,而流年大耗则一般只主耗散。本节专论生年大耗。
大耗与咸池同度或对拱,则可视为桃花,而且性质不良。故不喜与廉贞、贪狼、文昌、文曲同度。更不喜此四正曜化忌。则主因酒色而破财损失,或者为桃花劫。
大耗与天虚相邻,若命宮见天虚,父母宮见大耗,则主虽有父业亦不能享受。若子女宮见大耗,财帛宮见天虚,则主子女破耗。
一般情形下,当煞忌刑曜並集之时,再见大耗,则主由不吉利的情况引致实质的损失。若见天虚则未必有实质损失,纵有,情形亦远为和缓。

孤辰
孤辰与寡宿在斗数中虽属对星,但由于孤辰只缠寅申巳亥四宮,寡宿只缠辰戌丑未四垣,二者只能在三方相会,所以彼此加强的力量不显。只有当它们分居寅戌时,午宮受影响较大;分居巳丑时,酉宮受影响较大;分居申辰时,子宮受影响较大;分居亥未时,卯宮受影响较大。所受影响的为四桃花地,若为夫妻宮,则主影响婚姻;若为子女,则能影响生育。(双飞蝴蝶式影响较大)
孤辰亦不喜居父母宮或子女宮,倘配合其他恶曜,则常主对父母或子女刑克、分离之事。唯孤辰居福德宮,却常主有独立精神。居田宅宮,古代主分炊,因此每每亦主有独立的居所,由此可衍化为置业的征兆。

寡宿
寡宿所影响的宮垣,最主要为夫妻宮。若夫妻宮所缠的星曜不吉,或性质浮动,如天机、巨门等曜,则常导致夫妻会少离多。
寡宿缠父母宮,若身宮见太阴化忌,且父母宫又见煞,则不利父亲,常主随娘改嫁。
寡宿与孤辰的配合,已见前述。当受影响的宮位为福德宮时,每主有独立思考能力;为命宮时,则亦增加其独立性;故喜左辅右弼配合,由是能改善其缺乏助手的情况。
寡宿最不喜与武曲同缠夫妻宮,则主配偶过分以自我为中心,独断独行。倘见煞忌刑曜,便主刑克分离。在现代,命宮武曲同缠寡宿的女命,亦往往缺少婚姻,只喜用禄调和。
唯禄存永不入寡宿缠度之地,故仅有化禄为调和其寡的意味。

劫煞
劫煞在斗数中属于杂曜。只有当与阴煞配合时,它的力量才发挥较强。主要影响疾病,易生险症、危症,或不常见的症候。此星的力量唯天梁、天寿才可以化解。
当与大耗同度或相对时,劫煞可以增加损耗的力量。而且损耗往往带有突如其来的性质,令人措手不及。
劫煞与天刑同度,或交会(如一在巳,一在酉,交会于丑宮),则有官司词讼的性质。若更见文曲化忌,则常主发生欺诈之事。这种情形,非辅佐吉曜所能化解。反而喜空曜同度,或见天月二德,然后才可将事件的情况减轻。华盖、解神亦可发生化解的作用。
若擎羊与劫煞同缠于财帛宮或命宮、田宅宮、迁移宮时,正曜星系又不吉,则主被劫。

天厨
中州派推断人的饮食品味,正曜用破军,杂曜作天厨。凡破军与火铃同度于福德宮者必然讲究饮食。然而天厨所表征的意义,却更为广泛。
天厨与火星同度于命宮、事业宮或财帛宮时,往往主人容易接近厨艺,若受社会环境影响,很容易便会入厨师的行业。例如海外华人多经营饮食,故从事厨务的人便多。
天厨在命宮、福德宮而无火星同度之时,则仅主人有饮食趣味,或会从事饮食业,但却不会入厨。
当天厨、火星与天才同度,或与凤阁同度之时,则主人厨艺甚精。倘所缠的正曜为破军时,更多烹饪的创造。唯正曜若为贪狼,则每喜取巧,或哗众取宠而不求实际。

天德
天德、月德、龙德在斗数中称为三德曜,恰与劫煞、灾煞、天煞之称为飞天三煞有相反的意义。
天德一曜,特别利于父亲,或男性的长辈,所以当与入庙的太阳或天梁同缠于父母宮时,则一生受长辈提携,或受父荫。
由这样的性质可以知道,天德与天巫及财星同度时,便主遗产的承继。
此外,天德亦喜与天魁或天钺同度或对拱,可以增加提携的力量,或主易得机会。
但有一个性质却不可不注意,天德並不解疾病的凶险,亦不解刑法的困扰。所以不可将之视为逢凶化吉。正如对于解神的表征,不可一律视为消灾解难。至于流年的天德,则可抵消天煞带来的害处。

月德
月德亦主荫庇,但跟天德不同的地方在于表征为女性,所以在一般情形下,多为母亲、岳母或祖母。
由于这样,所以前人便将天魁来配天德,将天钺来配月德,认为这样的星曜组合,可以彼此加强。
若文昌文曲缠夫妻宮,月德同度,在古代,视为因岳母的欢心而取功名富贵。唯这项性质恐怕已不合现代社会。但昌曲、月德同缠于命宫的人,易取得女性的欢心,这项征验,目前应尚有相当准确的克应。唯须注意,所谓欢心,绝对不带桃花的意味。
然而当桃花诸曜及科文诸曜咸集之时,则月德亦可转化为加强桃花性质的星诸。在流月,月德会桃花则主月事。

龙德
斗数的三德曜,在星盘中,以龙德的力量为最小。但当推断小限时,依按太岁来安星的龙德则力量甚大。
星盘中的龙德,係依生年太岁而起者,最喜与紫微同度。若在命宮时,则主人无重大的灾难,或在灾难边缘即能逃脱,故为相当好的结构。
在流年,依流年太岁而起的龙德喜与紫微同度在小限宮垣,主有喜庆,尤利升迁,或扩大经营。生年龙德缠紫微者,流年命宮经此,亦主喜庆。
流年龙德与太阳同度,则为名誉的表征。当生年龙德居于流年福德宮,如正曜吉,主是年精神享受甚佳。
龙德与太阳、天梁同度,则为冤狱的昭雪,亦主解怨。与紫微同度,则主受殊荣,与天府同度则为储蓄增加。所喜同缠者皆为主星。
天月
在紫微斗数中,天月为病星,其所表征的意义仅有疾病一性质。
但我们在推断时,却不能只就天月来视疾病,必需将整个星曜组合观察。换而言之,即使在疾厄宮见天月,亦未必主病,仅当星曜组合呈现疾病表征时,天月才能加强这重意义。例如,天相与廉贞相对时,见煞,往往主肾结石;若天月与天相同缠,则主结石不只一粒,常可视为三粒。
天月又为緾绵性疾病的表征,所以常主慢**。当天梁和天月同度时,若星曜组合的性质凶险,则主由致命的危症转化为慢性疾病。例如由充血转为不良于行。
天月与恶曜同缠于迁移宮,往往主染病他乡,当与阴煞对冲时,病况更主緾绵。

蜚廉
蜚廉又称飞廉,二者是同一星曜。不过坊间书刊,喜欢将据生年安星者称为蜚廉,按流年安星者称为飞廉,作为分别,其实並无此必要。
蜚廉的基本性质,可用蜚短流长来表征,亦即主发生于背后的恶性诽谤或是非,其性质较指背一星尤为严重。
指背带来的只是背后的闲言闲语,並不发生效果,但蜚廉却常带来当局者可感觉得到的压力。所谓人言可畏,即是此类。
故蜚廉又主阴损,当居于疾病宮时,常为带阴损、消耗性质的疾病。
在田宅宮,蜚廉主宅有白蚁;这亦是从阴损的性质转化而来。
在命宮时,则主人喜欢购买无用之物。

华盖
华盖在生年星系与流年星系中,有不同意义。
在生年星系,华盖为宗教信仰、哲理的表征,尤其与空曜同缠,则主人性近哲学。同时,亦具有将桃花诸曜转化为聪敏的力量。
在流年星系,华盖则为消解官司刑法的星曜,古人常用来推断出狱之期,或视为官司解散之期。其应验程度相当高。
当流年华盖与生年华盖重叠之时,最为显著,喜居于流年命宮、福德宮或迁移宮,则虽见官司刑法的星曜,亦常可藉此特殊的力量将之化解于无形。若不重叠,则力量较小,然而无论如何亦有作用。
华盖喜与魁钺同度,命宮见此,主一生无官非词讼。

破碎
破碎这颗星曜,最主要的作用在于影响当局者的情绪。特别是与之同度的正曜,带有情绪化倾向时,破碎所发挥的破坏力便相当大。例如天同化忌、巨门化忌,破碎常影响正曜表现出其阴暗面突如其来的性质。
假如福德宮为天同化忌、破碎同度,则主其人可以突然之间与自己心爱的人决裂,虽然决裂之后並不开心,但当事人却宁愿痛苦,也不求弥补。然而必须见煞曜及忌星叠冲,始见克应。当铃星同度时尤甚。
破碎与解神同度,缠夫妻宮,为离婚的克应,但必须原局夫妻宮正曜不吉者始是。
破碎除不喜缠命宮、福德宮外,缠事业宮及财帛宮时,亦常主枝节横生,引起相当程度的波折与障碍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